改革開放40年中國醫藥產業增長400倍!邏輯密碼在哪里?我們已經領跑了嗎?

來源:醫藥經理人    日期:2018-04-04

  “天翻地覆、脫胎換骨、日新月異。要讓我說,改革開放四十年以來,中國醫藥產業發生的變化,用這三句話就可以說清楚。”這是河北省醫藥行業協會名譽會長張寶瑞在剛剛召開的“紀念改革開放四十周年系列活動座談會”上的發言。

  3月31日,由中國醫藥企業管理協會組織召開的“紀念改革開放四十周年系列活動座談會”第一場活動于山東濟南召開,中國醫藥企業管理協會名譽會長于明德、中國醫藥企業管理協會會長郭云沛、山東省醫藥行業協會榮譽會長賀端湜、河北省醫藥行業協會名譽會長張寶瑞、山東省醫藥行業協會秘書長王唯佳、北京醫藥行業協會副秘書長張明月均列席會議,中國醫藥企業管理協會副會長王學恭主持會議。一同參加會議的,還有來自山東、河北、天津等地近30家企業代表,就改革開放四十年以來中國醫藥行業發展的巨變以及各家企業發展情況進行了熱烈的討論。

  毫無疑問的是,自1978年召開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黨中央決定把全黨工作重點放到經濟建設上以來,改革開放政策的施行給整個國家的發展帶來了舉足輕重的變化,醫藥行業同樣不例外。變革、升級、創新,這些關鍵詞緊緊構成了改革開放四十年以來中國醫藥產業的變化,但與此同時,中國絕大多數制藥企業至今仍不具備真正意義上產品創新的基因,也是一個不容忽視的問題。從高速發展向高質量發展,中國醫藥產業要走的路,還有很長。

  1

  40年增速400倍!

  改革開放四十年,中國醫藥產業的變化究竟有多大?我們一直在說的“天翻地覆”,究竟是怎樣一種場景?在座談會上,中國醫藥企業管理協會會長郭云沛的發言所提供的一組數字,使這種變化更為直觀的體現在所有與會者面前:400倍!

  “1978年,全國整個醫藥工業銷售為72.8億元,這是中國醫藥企業管理協會此前做的關于改革開放的白皮書所顯示的數字。2017年底,根據工信部統計的數據,全國醫藥工業總銷售收入已經達到2.96萬億元。基本測算一下,40年的時間,增長了400多倍!”會議剛開始,郭云沛會長便展示出了這樣一組數字。

  即便是具體到細分行業,這樣的巨變仍然成立。“以中藥工業為例,1978年,全國中藥工業銷售為7億元人民幣,而到了2016年底,這一數字則變成了8000億。”郭云沛會長表示,中國醫藥工業從此前的一窮二白,到如今成為全球第二大醫藥市場,這得益于改革開放。“沒有改革開放,就沒有中國醫藥的今天。”

  這句話應當沒有任何爭議!1978年改革開放后的四十年時間,實際上也正是中國醫藥產業真正走上發展道路的四十年。從監管體制來說,1978年6月7日,國家醫藥管理總局正式成立,這一在改革開放元年發生的事件對于加快中國醫藥事業發展具備著劃時代的意義,其結束了見過以來我國醫藥一直缺乏統一管理的行業弊病。而此后的1982年、1988年、2003年、2008年、2013年一直到剛剛迎來的2018年,基本上每五年一次的藥監體制大改革,使得中國藥品監管體系不斷完善。

  而從企業自身的發展來看,在過去的四十年間,國有企業的改制、民營資本的壯大,都直接促成了中國醫藥產業的發展與成長。從1983年的陽春三月,“小人物”朱國瓊帶領七個年輕人率先喊出“承包安徽繁昌制藥廠”的時代聲音,到1983年7月我國最大的制藥企業華北制藥廠開始建立自上而下的經濟責任制,中國醫藥企業的活力不斷迸發。“包括山東能成為全國第一醫藥大省,也完全得益于我們改革開放,像齊魯原來默默無聞,從一個農墾小廠,發展到今天年銷售已破200億的大企業,還有瑞陽制藥、魯南制藥、羅欣藥業,都是在改革開放時期發展壯大。”郭云沛在會上說。

  “實際上,山東在最早的時候,就只有一個廠,叫做新華制藥總廠。” 已經75歲的山東省醫藥行業協會榮譽會長賀端湜回憶起往事來還不禁感慨。初到新華制藥時,賀端湜還只是一個普通的技術員,在廠里做了十年的操作工,但隨著改革開放政策的實施,城市經濟改革成為當時的主旋律,企業也進行改革實行廠長負責制,而賀端湜因為各方面表現優異,直接被上級選拔任命為廠長。“我是坐著直升飛機上升的。”但也是因為敢想敢干,改革開放后的環境也為賀端湜在工作上的能力施展提供了空間,當時就提出了一個目標。要讓廠內工人達到人均月收入100元。這是不得了的事情,當時工人每月的收入也就在幾十塊錢。

  而幾十年過后,山東也有當年唯一一家新華制藥總廠,發展到了如今規模以上的企業861家,年產值也從當年的每年一兩個億,攀升至去年的4799億。“從規模上,這是上千倍的增長。” 賀端湜說。

  2

  新時代要有新精神

  “在政策發生巨變的四十年,其實我們完成了三件大事。第一,我們立了法;第二,我們建立了強大的監管隊伍;第三,我們統一了國家的文號。”最后總結時,河北省醫藥行業協會名譽會長張寶瑞如此說到。

  誠然,改革開放以來,我國醫藥行業獲得迅速發展,但始終缺乏與之相適應的法律法規。自1980年法,《藥品管理法》前后歷時四年,經過七次重大修改,終于成稿。1985年7月1日,我國第一部《藥品管理法》正式施行,結束了醫藥行業“無法可依”的局面。

  而在隨后,《藥品管理法》又進行了修訂。1998年,國家藥品監管局成立,也開始了歷時三年多的《藥品管理法》審議修訂,最終于2001年12月1日,重新修訂后的《藥品管理法》再次施行。而如今,新一輪的《藥品管理法》修訂工作也在緊鑼密鼓的進行之中。

  “實際上,改革開放前三十年,中國醫藥產業發展主要是兩個重點,一個是改制,一個是引進。”郭云沛會長表示。上世紀80年代,“聯合”、“橫向聯合”是各行業經濟體制改革的主要內容,醫藥產業也不例外。1986年8月,我國醫藥行業第一個企業集團東北制藥企業集團在沈陽成立,而此后,新華醫藥集團、華北制藥集團、上海醫藥集團、中聯磺胺聯合公司、四川長征醫藥集團、成都西南醫療器械集團、北京醫藥物資聯合公司等一大批有影響的經濟聯合體出現,而這些醫藥工業之間的橫向聯合,則改變了過去大而全、小而全的封閉生產模式。

  “而引進,就是要引進國外的先進思想,先進管理理念。”1980年8月2日,中國第一個合資制藥企業中國大冢制藥有限公司在天津宣告成立,也拉開了中國醫藥行業對外開放的序幕。隨后,中美上海施貴寶有限公司、無錫華瑞制藥有限公司、中美天津史克制藥有限公司、西安楊森制藥有限公司等中外合資制藥企業相繼成立。除此之外,QA、QC、質量全程追溯等等理念也從國外不斷被引進過來,“這是我們國家醫藥大力發展的一個基礎。”郭云沛會長表示。

  而從2008年到2018年這改革開放的后十年來看,在郭云沛看來,關鍵詞是創新加速。一方面,大量海外學成的人才逐漸歸國,為中國醫藥工業帶來了新鮮的血液。“千人計劃學者,帶著項目回來的閑雜有將近300人,這些人不是在大學搞基礎研究的,而是扎扎實實在制藥一線。這些海外的人才和我們近年來送出去培養的人才,為我們的創新打下了基礎,再加上資本的助力,才讓我們醫藥企業有了本錢。”

  然而,正如賀端湜會長所說,“進入新時代,要有新的精神。”必須要認識到的一點是,創新不光是新的化合物的創新,還包括組織創新、營銷創新、劑型創新等等。“中國的制藥企業是從仿制藥做起的,大多數企業還不具備真正意義上產品創新的基因,大都是關門造車。創新也是,原來叫做低水平重復,現在是高水平重復。沒有團結意識,沒有合作意識。在座的各位企業,下一步你你們去兼并別人,還是別人來兼并你們,要打一個大大的文號。中國需要這么多的小企業嗎,也要打一個個大大的文號。”在會議即將進入尾聲時,郭云沛會長連續拋出了十分尖銳的問題,也引起了在場所有人的深思。

  也正如中國醫藥企業管理協會名譽會長于明德在會上所表示,改革開放以及中國加入世貿組織以來,中國醫藥行業實現了極大的飛躍,“回顧歷史來看你就知道,改革開放不是一句空話。”但這并不意味著我們可以因此而自滿,而得意。針對當前普遍存在的一種欣然自得的情緒,甚至認為中國已經引領世界的想法,于明德會長提醒一定要戒驕戒躁。“去年美國批準了新藥48個,我們批準了1個。新藥重大專項以來我們一共批準了29個新藥,但唯一的新靶點可能就只有西達本胺一個,你說我們要領跑誰?”

澳门博彩在线公司网址-在线真人博彩娱乐平台-澳门最大博彩娱乐平台_医药企业管理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