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抗令走向常態 輸液企業受創謀求轉型升級

來源:    日期:2012-08-16

  8月,注定有太多冠軍故事。8月1日起,《抗菌藥物臨床應用管理辦法》正式實施后,抗菌藥物這個雄踞醫院用藥排名榜首位的抗生素類大品種在全國范圍內被大面積限用,其中醫療機構將會更加嚴格地控制門診患者靜脈輸注使用抗菌藥物的比例。那么,在限抗走向常態化的背景下,相關聯的輸液行業會不會“城門失火,殃及池魚”?國內輸液行業的龍頭企業、石家莊四藥有限公司常務副總經理蘇學軍告訴記者,用于靜脈注射的粉針、水針抗生素品種受到沖擊,自然會影響輸液行業。

  有影響但不悲觀

  國家政策祭出,各省紛紛響應。浙江推出“定藥品比例、定處方金額、定輸液組數、定抗生素使用比例”的陽光用藥四定控制法。其中寧波各大醫院輸液量不同程度地下降,僅第一醫院輸液處方就較上年同期下降17.1%,輸液總量則下降13.1%。類似的境遇在其他省份也相繼出現,上海華山醫院教授張永信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無論是抗生素粉針劑還是大輸液的臨床運用,在合理用藥方面都還有很多工作要做。“合理用藥關鍵還得要根據適應癥來選擇。只不過,國外能口服的就不注射,能注射的就不輸液,可國內的醫療機構卻截然相反。因此,要說限抗會對大輸液有影響,我認為影響是漸進的,臨床醫生和患者對抗生素的合理運用都需要一個慢慢接受的過程。”張永信如是分析。

  事實上,目前臨床上常見的青霉素類、頭孢類以及喹諾酮類等粉針劑在臨床上的使用非常廣泛。而普通輸液占整個輸液市場的80%,其中抗生素產品用普通輸液作溶媒占普通輸液的30%左右。采訪中,記者了解到,大部分醫院的收入構成中,藥品收入占到60%左右,其中抗生素比例又占到20%以上,從這個角度來講,醫院嚴控抗生素使用,輸液用量還是會受影響的。

  對此,中國化學制藥工業協會大輸液專業委員會主任、雙鶴藥業總裁李昕雖尚未具體統計對比相關的銷量數據,但他認為,受影響的應該是100ML和200ML容量的輸液產品。“我認為對大輸液行業影響肯定有,但是我們不用悲觀。”李昕分析說,考慮到患者的實際抗菌需求,醫院臨床抗生素的使用總量下降是有限的,由此推算,對大輸液的影響也是有限的。

  蘇學軍也很淡定。他認為,國家倡導合理使用抗生素,從大的方面來講是有積極意義的。不過,每家醫院都不一樣,輸液作為載體,除抗生素外,還有抗腫瘤、心血管系統藥品等,抗生素大約只占三分之一的比重。“而且若甲被限用,它同樣也可以作為乙,甚至丙的載體;另一方面,我國人口基數大,加上感染類疾病頻發,以及醫療保障體系的逐步完善,使得抗生素市場進一步釋放,這也將在一定程度上抵消管理辦法出臺對大輸液用量帶來的負面影響。”蘇學軍說。

  輸液轉型升級

  記者還注意到,《抗菌藥物臨床應用管理辦法》將抗菌藥分為非限制、限制與特殊使用三個級別。限用抗生素日后將成為常態,近幾年輸液濫用也深受社會詬病,轉型成為輸液企業的首要任務。輸液類產品與粉針、水針類等產品在臨床使用中的高度關聯性,更加速了這些企業的轉型。

  2011年科倫實現各大類輸液產品生產31.76億/瓶袋,但作為公眾公司,顯然不能滿足于此。同年3月,科倫投資39.92億元在新疆伊犁建設抗生素中間體項目。項目達產后,年新增凍干粉針5700萬支,無菌分裝粉針1800萬支。用該公司董事長劉革新的話說,盡管限抗政策日趨嚴格、常態化,但他們依然認為抗生素市場有較大空間,他們力求在未來3~5年內把抗生素發展成市場份額達到30%以上的非輸液產業,讓輸液與抗生素產業共同成為科倫藥業的新增贏利點。

  科倫的意圖非常明確,就是要形成輸液與非輸液產業雙驅動。國內某知名輸液公司相關負責人則告訴記者,限抗令出來后,其所在公司在全國范圍內做過調研,各省甄選目錄主要是根據質量、安全性原則,剔除效果相對較差、安全性不足的抗菌藥物,結合各醫療機構診療疾病的主要構成和自身耐藥狀態進行選擇用藥,治療性輸液受到的影響大一些,但總的來講,對輸液的影響不大。

  據不完全統計,在全國醫院抗生素用量普遍下滑的趨勢下,住院患者抗菌藥物使用率從2006年的80.5%下降至2011年的58%;門診抗菌藥物處方比例從2006年的27.8%下降至2011年的15%;住院患者抗菌藥聯合使用率從2006年的51.5%下降至2011年的不足30%。“石四藥的調整戰略是加大軟包裝輸液的產銷比重。近年來,國內輸液市場的競爭日趨白熱化,我們同時把目光投向了國際市場,2011年,石四藥實現外貿出口額居國內輸液同行首位,銷售額同比增長53%。”蘇學軍最后說。

  <<抗菌藥物臨床應用管理辦法》將抗菌藥分為非限制、限制與特殊使用三個級別,被大面積限用。近年來,輸液濫用也深受社會詬病,轉型成為輸液企業的首要任務。

澳门博彩在线公司网址-在线真人博彩娱乐平台-澳门最大博彩娱乐平台_医药企业管理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