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藥物落地需中央財政持續支持

來源:    日期:2012-06-07

  5月25日下午,第三期“醫藥價格改革論壇”在廣州白云國際會議中心隆重召開。作為國家發改委確定的醫藥價格改革試點省份,廣東的醫藥價格管理一直備受各界關注。本次會議也是廣東省物價局和廣東醫藥價格協會結合當前的醫改形勢,重點研討當前醫藥價格管理新舉措,深入推進醫藥衛生體制改革的又一次有益嘗試。國家發改委價格司、藥品價格評審中心、國家食品藥品監管局等有關部門領導,國內著名醫改問題研究專家和廣東醫藥價格協會會員代表等700多人參加了論壇。

  會上,北京大學經濟學教授、國務院醫改專家咨詢委員會委員李玲就我國新醫改進展和下一步改革與大家進行了交流。李玲認為,當前基本藥物制度還有待進一步落實,藥物可及性有待加強。基本藥物被賦予了撬動醫療機構運行機制改革的重任,作為公益性的基本保障用藥,全國29個省份、自治區、直轄市各自進行基本藥物招標采購的成本太高,應思考讓國家基本藥物回歸國家級地位。同時,對于目前正在進行的基本藥物目錄重新審定和擴大范圍,李玲認為還要深入討論,從國際慣例來看,300多種基本藥物應已經可以保障基本醫療需求。因此,基本藥物目錄的擴大要慎重。在基本藥物的國家支付上,李玲認為應考慮國家和地方兩級財政責任分清。

  會后,《醫藥經濟報》記者就基本藥物的話題專訪了李玲。

  目錄整合是必然

  《醫藥經濟報》:李玲教授您好,您剛才談到基本藥物作為國家醫改的一項重要制度,帶有撬動醫療機構改革的重任,但目前仍有待進一步落實,應改進基本藥物采購制度,讓基藥回歸國家,能否進一步解釋一下?

  李玲:目前我們實施的基本藥物,是國家選定了目錄,地方政府負責保障,所以各個省有自己的補充產品,保障的覆蓋水平是不一樣的。我提出基本藥物回歸國家是國家保證基本藥物的可及性,國家財政來負責,統一采購供應。在這個基礎上,每個省有自己的自由,相當于國家基本藥物是“規定動作”,各個省可以適當補充是“自選動作”,各省可以結合各自能力有適當擴充。

  《醫藥經濟報》:當前,新一輪基藥目錄正在評審中,將來還有醫保目錄評選,而基藥目前已經納入醫保甲類報銷藥品,業內人士提到其與國家醫保用藥目錄是否會趨同?

  李玲:是的,未來肯定會逐步統一。為什么目前不會統一,因為現在還有3個國家醫療保險:新農合、城鎮職工、城鎮居民醫療保障系統。其實基本藥物目前主要代表了新農合和城市居民醫保目錄,是這兩個醫保的主要報銷藥品目錄。因為基本藥物目前沒有覆蓋到大醫院,大醫院用得也很少,城鎮職工醫保幾乎沒有基藥,所以這幾個目錄間實際上沒有交叉。未來肯定要整合,應該是國家公民看病治療的基本藥、首選藥就是一個國家醫保目錄,如果個人要選擇高檔藥,可以參加額外商業保險自付。

  地方壓力大

  《醫藥經濟報》:此前3年醫改,恰逢國際金融危機來臨,各國均重金救市,我國投入重金推動醫改也有擴大內需的意味。下一步醫改方案中,如果基本藥物都由國家財政負責,甚至擴大覆蓋范圍,未來醫改是否會存在籌資問題?

  李玲:財政部已經在“十二五”醫改規劃出臺時表示將拿出更多的資金來推進醫改,在繼續深化推進醫改的中央工作會議上,財政部也已經表態,“十二五”期間要加大政府財政投入,要比前3年醫改投入更多的政府財政支持。

  當然,政府財政支出不能僅靠口頭承諾,還需要形成穩定的籌資體系和制度性安排。要認識到在國家醫改制度的實施中,地方的負擔太重,中央付出得還不夠,所以應該從基藥開始,由中央財政全額支付,不能中央點了307種基藥后,給百姓用時都讓地方負擔。

  《醫藥經濟報》:您認為目前和未來的國家財政有能力為未來的醫保藥物保障買單嗎?

  李玲:我覺得國家財政完全有能力承擔基本藥物供應。而且,第一,要形成一個穩定的財政投入醫藥衛生事業的機制,比如每年國家財政拿多少錢固定投入到老百姓的醫保事業中,財政預算上每年要有一個固定占比,在國家財政總收入或全國GDP上有一個穩定的支出占比;第二,地方財政都很有壓力,即使像廣東這樣的經濟發展較快的大省,去負責這筆投入也有些吃力。

  《醫藥經濟報》:未來基藥目錄的實施,政府籌資支付方面,是否有個效率監督和評估機制,包括“十二五”醫改中要加大國家投入,如何來保障這些錢使用得更有效?

  李玲:就監督機制來看,目前還有待完善。我提出推進醫改,國家行政體制的改革十分迫切,一定要形成一個完善的責權利對等的行政執行體系。甚至要對醫改的職能部門執行人員有問責機制。因為國家投入了這么多資金,是否盡到了相應的責任和達到了預計的目標?現在看來還缺乏明確的問責主體。

  《醫藥經濟報》:基本藥物是政府定價的,目前市場成本的上升給產業造成較大壓力,能否談談基本藥物價格形成機制應作怎樣的改善?

  李玲:在藥價管理上,要充分發揮市場機制的積極作用來優化資源配置,合理形成價格,但市場失靈的情況下,需要政府調節市場。同時,國內藥品的政府定價可適當參考全球藥品價格,比如我國臺灣和香港在這方面都有有益的經驗可以借鑒,還可以考慮加強信息化管理水平,用信息化手段形成更加公開透明的國家藥物價格形成機制。

  相關>>>

  專家熱議藥價管理新思路

  ■本報記者黃靜芝

  5月25日下午,由廣東省物價局、廣東醫藥價格協會聯合舉辦的第三期“醫藥價格改革論壇”在廣州白云國際會議中心隆重召開,重點研討醫藥價格管理新舉措,共謀推進醫藥價格改革的有效途徑。來自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價格司、衛生部、廣東省衛生廳、廣東省食品藥品監管局等有關部門領導,國內知名醫改問題研究專家和廣東醫藥價格協會會員代表等700多人受邀出席此次盛會。

  論壇指出,廣東近年來著力完善定價機制,有效運用價格杠桿改善民生,促進低價藥生產使用,促進醫藥行業健康發展。據全省醫療機構用藥結構數據統計,2011年1~7月,單價在40元以下的低價藥品采購比例比2010年增加14.6%,單價200~600元和600~2000元的藥品銷售額分別減少4.5%和6.5%.

  在下一輪醫藥價格管理工作中,該省物價部門將結合醫改的總體要求,協同各有關職能部門致力于完善醫療服務定價體系,體現醫務人員技術勞務價值,降低檢驗和大型醫用設備檢查、治療價格,控制醫療費用的不合理支出;強化藥品成本調查和市場價格監測,在促進低價藥生產使用和鼓勵企業提升質量,研發創新的同時,合理調降“虛高”藥價;加強醫療器械價格監管,減輕患者醫藥費用負擔。

澳门博彩在线公司网址-在线真人博彩娱乐平台-澳门最大博彩娱乐平台_医药企业管理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