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訊 廣東“搶跑”藥店分類管理

來源:醫藥觀察家報    日期:2018-04-17

近年來,中國藥品零售市場規模穩步增長,但全國性龍頭尚未出現,對比歐美發達國家,行業集中度仍然較低。因此,對藥店進行分類分級管理,給連鎖藥店做大做強創造條件,促使行業集中度提升的呼聲不絕于耳。但由于各方面的原因,國家相關部門起草的《關于推進零售藥店分類分級管理的指導意見》始終在“胎動”,難以“分娩”。一直以來,廣東省都是以敢為人先的銳氣勇做改革的先鋒,醫藥行業也不例外。日前,廣東省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率先印發《藥品零售企業分級分類的管理辦法(試行)》(以下內文均簡稱《管理辦法》),將藥品零售企業分為一類店(經營范圍限定為非處方藥,應當配備至少1名藥師或以上職稱的藥學技術人員);二類店(經營范圍限定為非處方藥、處方藥,應當配備與經營范圍、經營規模相適應的至少1名執業藥師,含執業中藥師,以及1名藥師或以上職稱的藥學技術人員);三類店(經營范圍包括非處方藥、處方藥、中藥飲片等所有可在藥品零售企業銷售的藥品,應當配備與經營范圍、經營規模相適應的至少1名執業藥師,經營范圍包括“中藥飲片”的還應配備至少1名執業中藥師或中藥師或以上職稱的藥學技術人員,以及2名藥師或以上職稱的藥學技術人員)。就該《管理辦法》出臺的意義和對藥品零售行業的影響,本報采訪了珠海市醫藥流通行業協會會長蘇韋錕,天津思邈堂醫藥連鎖有限公司副總經理、天津遠泰醫藥貿易有限公司質量負責人楊華,美羅匯健康藥房連鎖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張軒等幾位行業專家。

特邀嘉賓

珠海市醫藥流通行業協會會長 蘇韋錕

天津思邈堂醫藥連鎖有限公司副總經理、天津遠泰醫藥貿易有限公司質量負責人 楊華

美羅匯健康藥房連鎖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 張軒


先行之舉忌流于形式

醫藥觀察家:關于藥品零售企業分類分級管理的風聲,很早就有傳出。促使監管部門對藥店進行分類分級管理的原因是什么?

楊華:藥店管理是深化醫改的基礎性工作之一,被寄予在“醫藥分家”改革上發揮積極作用,承接好處方外流。最新數據顯示,國內藥店已超過44萬家,龐大的數量給監管帶來壓力。通過分類分級管理,首先給處方藥執行最嚴監管創造條件,藥店自身也能自我提升規范化經營水平,切實保障公眾用藥安全、有效。

蘇韋錕:對藥店進行分類分級管理,一是基于安全性和加強監管考慮;二是提高準入門檻,最終達到減少單體藥店數量,提升連鎖率的目的。

醫藥觀察家:去年底至今年1月,媒體就爆出商務部、國家食藥監總局等多個部門已經起草了《關于推進零售藥店分類分級管理的指導意見(征求意見稿)》,并三次(2017年11月、2018年1月5日和19日)向各省份征求意見。但迄今為止,國家版的藥店分類管理辦法遲遲未見出臺,是何原因?

楊華:關于藥店分類分級,至少能追溯到2007年9月國家食藥監局下發文件,要求吉林、江西、山東、湖南和陜西五省率先試點零售藥店分級管理制度。2012年,商務部頒布《零售藥店經營服務規范》,明確將藥店分成A、AA、AAA三個級別。藥店分類分級的管理思路由來已久,但我國地域廣闊,發展不均衡,醫藥零售市場在各地區情況各異,所以相關政策充分考慮成熟后再出臺是正常的。而去年開始征求意見的《關于推進零售藥店分類分級管理的指導意見》,相對于以往偏重于服務性質的分級,對行業影響更大,所以目前征求意見的時間并不算長。此外,基層監管部門對政策執行存在顧慮。因為藥品種類眾多,對超范圍經營,處罰輕達不到懲戒目的,處罰過重,邊遠農村藥店承擔不起;再者,分類管理規定的藥品銷售范圍,類似“藥品目錄”,以往哪怕以政策文件規范“目錄”管理,都難免遇挫;還有,分類分級標準要考慮到是否提升或降低《藥品經營質量管理規范》(GSP),因為目前GSP仍然是驗收藥店是否合格唯一的合法方式。

蘇韋錕:從目前國情來說,國家版《管理辦法》難以出臺的關鍵點是藥師的配置。截至2017年,我國有44萬多家藥店,而注冊的執業藥師才30多萬人,藥師的配置率為68.48%,藥師和執業藥師都嚴重短缺。如果強推,那么沒有藥師的問題如何處理?執業藥師在藥店發揮的作用究竟有多大?此外,還要考慮分類管理究竟能不能解決問題,還有時機、可操作性等。

張軒:國家局應該僅提出一個分類分級的指導意見,具體由各地藥監部門依國家局指導意見及當地具體情況出臺省級分類管理要求。其目的還是為規范管理及保障患者合理安全用藥。

醫藥觀察家:廣東省先于國家推出《管理辦法》,是出于何種考量?對今后可能推出的國家版《管理辦法》是否具有借鑒意義?

楊華:廣東省是連鎖藥店發源地,從全國首家藥業連鎖店采芝林,到以海王星辰、大參林為代表的醫藥零售龍頭企業,廣東省一直充當著革新者和領跑者角色。早在2000年,國家藥監局就曾下發《關于進行藥品零售跨省連鎖企業試點工作的通知》,第一次支持連鎖藥店跨區域經營,而廣東省率先邁開探索步伐,使藥店連鎖經營迎來了快速發展階段。所以,再看待本次廣東省先于國家推出《管理辦法》,可謂其一貫的先行者之舉。廣東《管理辦法》出臺的背后,也許還有行業意見支持,這將有利于政策的推行,并帶來新的市場整合機會。廣東省的《管理辦法》如果落地順利,將對國家版《管理辦法》的推出帶來更大信心。此外,該辦法也是希望能催生出藥店經營的新模式,積極為未來的藥店形態革新作推手。

蘇韋錕:廣東目前藥店約5萬多家,占全國近12%,單體店較多,連鎖率不高,《管理辦法》應該能更好地促進連鎖的發展。至于對國家可能出臺類似政策有何借鑒意義,個人認為該辦法還不夠成熟,因為除了處方藥和中藥飲片,主要是以執業藥師的配備來區分藥店的類別,總體上很難解決藥店發展和行業監管的根本問題。

張軒:廣東的嘗試還是在醫藥分開、處方外流的大背景下,對現有的社會藥店按藥師配置能力按基本非處方藥(一類)、基本處方+非處方(二類)、特殊許可處方(三類)進行分類監管,是通過流通分類保障患者合理安全用藥,實際落地情況還要看“醫藥分開”進度,對國家版《管理辦法》出臺應該有一定的借鑒意義。

醫藥觀察家:《管理辦法》真正落地存在哪些難點?

蘇韋錕:難點是該辦法忽視實際,最終可能會流于形式。例如《管理辦法》第三章第十條(三)規定:三類店應當配備與經營范圍、經營規模相適應的至少1名執業藥師(經營范圍包括“中藥飲片”的還應配備至少1名執業中藥師或中藥師或以上職稱的藥學技術人員,下同)和2名藥師或以上職稱的藥學技術人員。現在很多藥店連1名執業藥師都很難配備到位,在各項成本不斷攀升的背景下,很難達到監管要求,最終會造成很多藥店只是注冊執業藥師來應付檢查,實際并不一定能起到執業藥師的作用。

楊華:該項政策落地的難點主要是執業藥師問題,大中城市可以通過提高執業藥師待遇,鼓勵員工自考等措施,加快人才儲備,但偏遠農村地區做到這一點始終困難。此外,一類藥店所應配備的藥師及以上職稱的藥學技術人員,并不易招聘,因為藥師屬于職稱考試,一般在衛生醫療系統工作,能轉向藥店在職在崗的極少。

張軒:落地難點主要在于醫院處方不易外流。另外,還涉及藥師執業能力、法定審方權限,以及醫藥分開制度、醫保監管方式等一系列改革的聯動問題。

“三類”受追捧“一類”非雞肋

醫藥觀察家:之前媒體曝出的國家版規定:藥店只分為兩類:一類藥店僅經營乙類非處方藥;二類藥店可經營非處方藥、中藥飲片和符合許可范圍的處方藥。現在出臺的廣東版將藥店分為三類,是出于什么考慮?而且廣東將一類店經營范圍限定為非處方藥,稍有放寬,是否合理?

楊華:廣東版的分類可以看作以“處方”為參考:一類藥店不能經營處方藥;二類藥店允許經營雙軌處方藥,雙軌制處方藥即部分處方藥,可憑處方銷售,也可不憑處方銷售,其屬于藥品分類管理起步階段的產物,今后會逐步規范;三類藥店則可以經營所有符合許可范圍的處方藥,包括單軌制處方藥,即只能憑醫師處方才能銷售的處方藥。國家的考慮則可能是以用藥安全性為參考:一類藥店,類似于此前規定中的普通零售商業,在《處方藥與非處方藥流通管理暫行規定》中,允許根據便民利民的原則,乙類非處方藥可在經過批準的普通零售商業企業零售;二類藥店,可等同于目前市場上的藥店。國家版《管理辦法》還在征求意見,并幾經調整分類方法,意在便于各方準確把握,也利于消費者識別。個人認為,從藥店經營范圍看,三類是更加明確的分類,也便于監管。

蘇韋錕:其實藥店分為兩類早就有了,只不過所有的藥店都不愿意放棄經營處方藥和中藥飲片,因為這兩部分占藥店40%多的比重,如果不經營,藥店如何生存。廣東分為三類的目的我想是讓藥店有更多的選擇吧!而國家版還沒有最終確定,如果說分為兩類,應該是從監管方面考慮吧!至于是否合理,個人認為只有符合市場規律,更有利于市場發展,且具有可操作性,才算合理。

醫藥觀察家:按照廣東《管理辦法》的規定,“級別最高”的三類,是否會成為大型連鎖藥店爭奪的重點?而一類藥店是否會成為雞肋?那些單體店或小型的藥店該如何尋找出路?

楊華:三類藥店代表的經營范圍最全,必然成為爭奪重點。但該項政策并非競標,只要符合條件,應都允許評為三類藥店。個人認為一類藥店不一定會成為雞肋。首先,市場是鼓勵多元化經營的,社區店發揮其便捷性,依然有發展價值;其次,一類藥店在監管上放寬,對經營者而言輕裝上陣,也利于良好經營。但一類藥店經營者需要警惕電商沖擊,必須做好專業的藥學服務,如果只做成普通零售店,相對網上藥店是沒有競爭力的。單體藥店和小型藥店還是要爭取成為三類藥店,從目前條件看,難點在于執業藥師在職在崗。藥店經營者要提高待遇招聘專職人員,長遠來看,應自己考取執業藥師,也可動員家人報考。三類藥店的標簽代表了藥店更專業化,單體店在專業化經營實操方面,根本不懼連鎖藥房,所以加強藥學服務,打造區域影響力,完全能化解市場品牌力不足,也有機會做大做強,成為當地消費者心目中的老字號。

蘇韋錕:《管理辦法》對大型連鎖藥店是有利的,一類藥店相信大多數是不會選擇的,如果被劃入一類,將很難生存下去,因為店面租金、人工、管理等成本都在不斷上漲,再加上《管理辦法》要求配備執業藥師,無形中又增加了人工成本和管理成本,但經營范圍卻在縮小,服務水平也就難以提升,生存當然就會越來越難。沒有一個單體藥店會放棄處方藥和中藥飲片銷售的,因為這兩類產品銷售占到整個藥店銷售額的40%左右,如果只經營非處方藥,那就沒有什么意義了。單體藥店要么選擇加入連鎖或者掛靠連鎖藥店,要么增加成本注冊執業藥師,或者找個執業藥師來登記以滿足監管要求,要么是在高成本和嚴監管的面前選擇退出。

執業藥師成“香餑餑”

醫藥觀察家:廣東《管理辦法》對執業藥師的規定十分具體,而眾所周知,執業藥師現狀并不好,該政策能否順利落地?今后,執業藥師應該如何做,才能真正發揮在藥店的核心作用?

蘇韋錕:個人覺得《管理辦法》有一個矛盾的地方,即第三章第十條(四)規定:藥品零售連鎖企業總部可配備若干執業藥師集中審核處方,其所屬每間連鎖門店至少配備1名執業藥師負責處方復核與指導合理用藥。既然每間連鎖店都要配備執業藥師,如果其在崗,本身應該具有審核處方的能力和權利,那還要在總部配備執業藥師干嗎?現在真正注冊在藥店的執業藥師只有30萬左右,而這其中有近10萬是平時不在職在崗的,遠遠不能滿足藥店的需求,缺口很大。如果按照《管理辦法》的要求,這個缺口會更大,短時間內也難以彌補這個缺口。此外,這些注冊的執業藥師,很大一部分是在醫院和藥廠上班,他們是否愿意到藥店就職,還值得考慮。所以這也是影響《管理辦法》落地的一個因素。此外,現在相當一部分執業藥師只是拿了一個證,根本做不了什么實際工作。這也是之前“執業藥師”這個職業在市場上得不到尊重,進而導致很多人不愿進入這個行業的原因。如何提高執業藥師的責任意識,真正發揮執業藥師的作用,是監管部門應該考慮的,不能單純地一考了之,應加強其在日常工作中的實操考核。

楊華:執業藥師現狀確實不好,希望監管部門多出臺有利于執業藥師良性發展的政策,比如多點執業、藥師分級、遠程簽名審核處方等方面。從《管理辦法》看,也是松緊結合地規范執業藥師履職,可以預見,對三類藥店的執業藥師監管將非常嚴格。作為執業藥師,首先要把自身價值從“藥師證”轉變到實際執業上,不單要認識到掛證風險,更要相信通過自身經驗累積,未來能夠獲得更高認可和回報。藥師可以是兩種角色:第一種是服務角色,靠專業水平成為藥店的中堅骨干,當患者信賴的專家;第二種是管理角色,靠責任擔當,把質量工作有效結合到實際經營中去,保障藥店或公司健康發展。還有一點,此前通過藥品電子碼實現可追溯在藥店零售環節遇挫,藥店分類后,有可能藥師對處方的審核成為藥品可追溯的最后一環,將處方藥可追溯鏈條先打通,再實現追溯體系的閉環,有利于監管。

醫藥觀察家:有觀點認為,《管理辦法》全面落地后,執業藥師將成為稀缺人才。在這種背景下,藥店該如何吸引和留住這些人才,并用好這些人才?

楊華:藥店要在工作中發揮執業藥師的作用,只有當作用轉換成為價值,才能為其提供更好的待遇,這是良性循環。首先,連鎖藥店應從組織架構上體現藥師的重要性,應認真考慮總部質管部和門店的質量人員及其他崗位的工作關系。把質量管理視為日常運營體系的一部分,執業藥師的工作才不會流于形式。其次,具體工作不能只做“點”,應尋求多方協作。比如,目前工業廠商,有意在零售藥店做專業化推廣,有的已經主動將臨床專家帶到藥店,但是藥店承接得并不全面。如果藥店讓自己的執業藥師在這類活動中發揮作用,無論對廠商的活動效果還是藥店的專業化影響,都會更加持久。再者,重視藥學專業骨干的培養已成為老生常談,但有些企業還在擔心員工考取藥師證后會另謀他業,這種信心的缺乏反過來證明了其人才環境。良禽擇木而棲,所以無論連鎖藥店還是單體藥店,都應拿出實際舉措,從自身隊伍中培養執業藥師,并提前為員工做好考取執業藥師后的職業規劃,甚至可在藥店股權激勵方面探索,相信他們會發揮更有價值的藥學服務,對企業忠誠。

蘇韋錕:如果《管理辦法》真正落地,今后在執業藥師缺口較大的背景下,可能會出現藥店之間互相“挖墻腳”的現象。藥店要吸引和留住執業藥師,就必須加強企業文化建設,贏造良好的氛圍,使執業藥師在企業有干勁,另外就是增加執業藥師的收入,使其能安心去開展工作。

結語:采訪最后,三位專家針對《管理辦法》對藥品零售行業的影響,以及相關藥店如何應對才能在市場立足作了精彩分析。

楊華:不知是否巧合,近日高瓴資本在廣東成立了公司,控股了幾家連鎖藥房。近幾年,資本在藥店并購領域異軍突起,加劇了藥品零售行業的洗牌力度。資本看重藥店龐大的客流量,在各類政策推動下,許多方面有很大的發展空間,還能探索新的發展模式,會進一步加快市場的集中化。藥店的發展一直有兩個方向:一是多元化經營的健康店,二是專業化服務的藥房。如果《管理辦法》全面落地,發展格局會更加明顯。藥店立足市場,根本還是穩固基礎工作,管理者要么親力親為,要么授權,在經營過程中打造卓越的服務,建立廣泛的合作關系,這是在“因上努力”,至于是角逐資本,還是堅守一方,就在“果上隨緣”吧!

張軒:從藥店經營角度出發,自然希望范圍越廣越好,所以今后三類藥店資源的爭奪會很激烈,藥師執業能力要求也會提高,一、二類藥店還是更普遍的社區藥房類型。《管理辦法》對于規范的大中型連鎖公司是利好。

蘇韋錕:今后,單體藥店會進一步減少,連鎖的整合會進一步加快,藥店只有從更加專業的服務上入手,只有把顧客的滿意放在首位,圍繞顧客滿意開展一系列工作,才能更好地在市場立足。

1

澳门博彩在线公司网址-在线真人博彩娱乐平台-澳门最大博彩娱乐平台_医药企业管理协会